手机APP下载  医院地图  预约挂号
中西两种医学观看妇科疾患
文章作者:主讲/裴正学 整理/王鑫 赵孝鹏 陈光艳 文章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4-27 11:44:38

 

为了提升我院中西医结合诊疗水平,发挥中西医结合优势,传承经典。20131024日,医院邀请我国著名中西医结合专家裴正学教授为全院职工做了关于“中西两种医学观看妇科疾患”的专题讲座,全院200余名职工聆听了讲座。裴正学教授主要围绕中西两种医学的发展史、中医在妇科疾患中应用做了全面、生动、详细地讲解,深受广大医护人员的欢迎。现将讲座摘编如下,以飨读者。

中西两种医学对常见妇科病的认识和治疗是完全不同的,二者各有所长,又各有所短,中西医结合兼蓄并包、取长补短是提高妇科病疗效的有效途径。

一、中医和西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医学体系

中医和西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医学体系,中医是农业和手工业的产物,西医是现代大工业的产物。16世纪前东西方都没有现代化的大工业,所以,以中医为代表的东方医学和以古希腊、古罗马医学为代表的西方医学基本上没有大的区别。公元前4世纪左右,东方出现了以孔子、孟子、荀子、韩非为代表的思想家,其中有一位以医学见长的思想家----秦越人;同时期的古希腊也出现了一批思想家,如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阿基米德、毕达哥拉斯、欧基里德、希波克拉底等,这些先哲中也有一位著名的医学家---希波克拉底,他既通晓天文、地理、哲学,又精通医学,从而成为西方医学的奠基人。希波克拉底的学生整理了他的医学笔记《希波克拉底文集》,秦越人的弟子整理了他的临床经验《难经》,与此同时,在中国还出现了一部伟大的医学著作---《黄帝内经》。在没有现代大工业的时代背景下,两半球都产生了医学的代表人物,而他们的著作都没有实验研究的基础,都是逻辑推理的产物。《黄帝内经》讲究五行,《希波克拉底文集》讲究风、火、水、地;《黄帝内经》提出了阴阳,《希波克拉底文集》提出了一个事物的两方面,二者大体类同。大概过了三四百年,西方医学的中心由古希腊转到了古罗马,在这里诞生了医王盖伦,他像一颗冉冉上升的红星,照耀在西方医坛;同时代的东方也出现了医圣张仲景。盖伦将希波克拉底的医学理论和临床实践紧密结合而奠定了西方医学的临床基础,张仲景把《黄帝内经》和《难经》的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奠定了中医的临床基础。在这一时期,不管是以盖伦为代表的西方医学,还是以张仲景为代表的东方医学,它们的理论和实践都没有受到大工业的洗礼,因为东、西方都还没有产生现代大工业。中医用的是望、闻、问、切,西医用的是望、触、叩、听,不管是望、闻、问、切,还是望、触、叩、听,都是农业和手工业基础上产生的诊疗手段。自从盖伦和张仲景之后,在西方,以色列的柏利恒,木匠耶瑟生了一个叫耶稣的儿子---一个能使瞎子明、聋子听、哑巴能说话的特异功能者,相传他是上帝耶和华派来的拯救世界的使者。从此,基督教在西方盛行,神学长期统治着人们的生活。西方医学在耶稣以后1000年的时间内没有什么大的建树,始终沿用着盖伦的望、触、叩、听。东方医学在西汉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影响下,一直处在逻辑推理和审证求因的状态中,并持续到现在,仍然是望、闻、问、切。但自16世纪以后,西方的采矿业、冶炼业和玻璃工业的发展促进了显微镜的产生。首先是荷兰人罗文虎克用显微镜发现了软骨细胞,紧接着德国的施莱登和施旺对人体组织细胞进行了详细的描述,发现了细胞膜、细胞质、细胞核,就在这两位病理学家成就的基础上催生了伟大的病理学家威尔啸,他在1840年发表了《细胞病理学》这部划时代的著作。紧接着德国伟大的细菌学家郭霍氏,在发现炭疽杆菌以后陆续发现了金葡菌、链球菌,同时发明了细菌培养基,他的学生革兰氏发明了染色法。从此,西方医学由宏观进入了微观。随着物理学、有机化学、分析化学等学科的发展,在医学上出现了各种检验手段,使人们从宏观了解疾病的同时,亦对其微观变化有了认识。西方医学登上了现代科学技术的快车,进入了现代科学技术的行列,成为了现代科学技术的一个环节。在现代科学技术纵横交错的网络系统中,其中每一环节的进步都会带动其他环节的前进。比如说原子弹的爆炸给医学带来了X光;雷达的出现给医学提供了B超;电子计算机的发展给医学带来了CTPET-CT;核素的发现给医学带来了核磁成像等。这一系列检查工具的出现,把西方医学从宏观推向了微观,从整体推向了局部,从机体的反应性推向了病原的致病性,这样就使西方医学以全新的面貌从古罗马医学的母体内脱颖而出,从而成为与中医完全不同的医学体系。与此同时,中医仍然沿着传统思维慢慢的自我发展,没有登上现代科学技术的快车,被遗弃在现代科学的网络之外。现代医学的每一样发明都不能使中医获得裨益,X光是看不见肝木克土的,CT是看不见木火刑金的,但是中医在其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先辈们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创造了逻辑推理、审证求因的理论。本来中医有可能会被历史淘汰,但是由于西医的迅速发展,以至于当它从宏观推向微观,从整体走向局部,把病原的致病性搞得很清楚的时候,却忽视了宏观、整体和机体的反应性在疾病形成中的作用,这是现代医学的缺陷。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批判现代形而上学时说:形而上学对局部认识非常透彻,但是在整体认识上比不上中世纪古罗马的一些分析家。不能说现代西医是形而上学,但是它在某些程度上忽视了整体对局部的调整。传统中医由于始终没有具备实验研究的条件,它不得不在整体、宏观、机体反应方面狠下功夫,从而在这方面积累了极其丰富的经验,使其免于被历史淘汰,继续为人类健康发挥重要作用。

二、从附件炎、盆腔炎、盆腔淤血综合征、妇科肿瘤来看中西两种医学的不同

女性生殖系统受膀胱、直肠、性生活等影响,最容易感染形成炎症,常见的有宫颈炎、附件炎、子宫内膜炎等。西医通过阴道镜、腹腔镜、宫腔镜、B超、CTPET-CT等判断脏器的病变,通过各种检验手段如组织活检、酶标、免疫、血凝、PCR等来判断病变的微观变化。因此,西医能把炎症看的很清楚。附件炎可形成输卵管积水、卵巢积水、卵巢囊肿。炎症向宫旁软组织扩散,可引起宫旁结缔组织炎症;炎症经子宫直肠窝、子宫膀胱窝的腹膜蔓延至宫颈,形成宫颈的水肿、糜烂、肥厚;最后蔓延到宫腔内,这就变成了盆腔炎。盆腔炎是以充血为基础的,因此,几乎所有的盆腔炎都合并有盆腔淤血综合征。在盆腔淤血综合征和盆腔炎的共同作用下容易形成输卵管闭塞,最后形成不孕症。盆腔淤血综合征和盆腔炎还可引起内分泌的改变,形成月经不调、痛经、胎盘前置、胎膜早剥等。此外,子宫内膜异位症、宫外孕、卵巢囊肿等都和盆腔炎和盆腔淤血征有一定关系,甚至滋养层的病变,如葡萄胎、恶性葡萄胎、绒毛膜上皮癌都与妇科炎症和瘀血相关。所以,妇科临床不能忽视炎症的存在。中医则通过脉象、舌色、问诊来认识此病,月经提前属热,用清热凉血的方法有效,月经推后、变少属寒,用温经散寒、调节冲任的方法有效。我个人认为,月经提前多为炎症,月经推后多为雌性激素不足。提前属热,用丹栀逍遥散、桃红四物汤、桂枝茯苓丸;月经错后为寒,用大温经汤。经来腹痛是瘀血,要活血化瘀,常用金铃子散、失笑散,这些方子都能缓解疼痛;疼痛剧烈是子宫内膜异位症,必须加水蛭、汉三七。水蛭是活血化瘀,抗血小板凝聚的药物,它的作用和西医的尿激酶、肝素相似。再说白带,古人认为白带属寒,由内分泌改变所致,白带兼痒属风,就要祛风止痒,傅青主留下来的完带汤治疗此病有效;黄带属热,必须清热,傅青主的易黄汤、朱丹溪的固经丸都是清热治带的的有效方剂。中医认为妇科腹部的疼痛是血瘀所致,必须采用活血化瘀的方法治疗。气为血帅,血为气母,气滞则血瘀,因此,行气药和活血药要同时应用。西医治疗上述妇科炎症,以抗生素主,为什么效果不如中医呢?因为西医忽略了活血化瘀。西医药理中没有活血化瘀的概念,要把低分子肝素、尿激酶等当做活血化瘀药是不恰当的,如果对盆腔炎使用这些药,非但无益,反而有害。中医就凭借一个活血化瘀法,在妇科非手术疾病的治疗上可与西医疗效相持平,甚至超过!当然,西医在用抗菌素的同时,也用一些激素,如雌激素、黄体酮等,能够帮助解决一些问题,但归根结底,在治疗非器质性病变的炎性盆腔疾患时西医没有中医多样化的治法。中医除了活血化瘀法,还有调节冲任法。调节冲任实际上就是调节内分泌,主要用于冲任不调,也就是内分泌不调。中医活血化瘀和调节冲任两法,用于妇科非器质性的炎性病变可谓效如桴鼓。另外,中医还有扶正固本法。妇科疾患不只是感染,因为感染还可引起连锁反应,妇女月经周期免疫功能处在低下状态,再加上盆腔原有的炎症,如果只用二花、连翘、公英、败酱消除炎症,而没有党参、黄芪、当归等托里的药物使炎症外托,治疗效果是不理想的。所以说中医在治疗妇科非器质性病变中有三个法宝:一是活血化瘀,二是调节冲任,三是扶正固本。因为妇科疾患,前可影响膀胱,出现尿频、尿急;后可影响直肠,出现大便干结和泻利,所以清热解毒、清热泻火、釜底抽薪为妇科常用治法。中医用釜底抽薪的方法,就是用大黄、芒硝或桃仁承气汤等通便泻热。盆腔炎症在急性发作的时候,会形成脓毒败血症,病人会出现神志不清、昏迷、高热寒颤、血象升高、C反应蛋白增加、降钙素增加、血沉加快等症状。如《伤寒论》:“太阳病不解,热结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其外不解者,尚不可攻,当先解其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结者,乃可攻之,宜桃仁承气汤。”因此,桃仁承气汤釜底抽薪可用于治疗急性盆腔炎。那么,器质性的病变怎么办呢?比如说子宫肌瘤、卵巢囊肿、宫外孕、葡萄胎等,西医弄得很清楚,以手术治疗。中医虽然没有手术,但对这些疾病都有认识,《金匮要略》记载:“妇人素有癥病,经断未及三月,而得漏下不止,胎动在脐上者,为癥痼害。妊娠六月动着,前三月经水利时,胎也。下血者,后断三月,衃也。所以血不止者,其癥不去故也,当下其癥,桂枝茯苓丸主之。”妇人素有癥病是说妇人肚子里平常就有个疙瘩,癥就是癥瘕积聚,漏下不止就是阴道流血不止。子宫肌瘤、卵巢囊肿、子宫内膜的增厚、畸胎瘤、葡萄胎、卵巢癌等均可见此症。中医治疗这些疾病效果虽不及西医外科手术,但是小的子宫肌瘤、卵巢囊肿百分之七八十都能消掉。我这几十年在临床上就用桂枝茯苓丸加味来治疗上述疾病,尤其是浆液性囊肿和粘液性囊肿疗效最佳,对于巧克力囊肿,肿块虽小,治疗确很不容易。当然,前面所说中医治疗的妇科器质性病变不包括宫颈癌、卵巢癌、子宫内膜癌、恶性葡萄胎等恶性肿瘤,这些妇科癌症一旦确诊,首选手术治疗,术后放疗、化疗时,中医药辅助也能产生很好的疗效。

三、中医能补充现代医学在妇科疾病治疗上的不足

1.手术后感染

子宫前有膀胱,后有直肠,容易形成交叉感染。手术后感染,患者高热不退、血象高、血沉快、C反应蛋白增加、降钙素增加,尤其是卵巢癌,术后常并发腹水、高烧、肠粘连。自从1929年英国医生弗莱明发明青霉素以来,大环内脂、氨基糖甙、头孢类、喹诺酮类相继产生,抗菌素一代比一代好,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细菌对抗菌素产生了耐药性,在菌体内出现了β-内酰胺酶,这种酶能够对抗抗菌素,因此,研制出来了β内酰胺酶的抑制剂----舒巴坦和克拉维甲酸。但是现在有舒巴坦和克拉维甲酸的抗菌素也产生了耐药性。人们把耐药的甲氧西林金葡菌(MRSA)、鲍曼氏不动杆菌(Ab)、对万古霉素对抗的肠球菌(VRE)、广谱的β-内酰胺酶耐药菌(ESB),碳青霉烯耐药菌(CRE)等细菌称为“超级细菌”。一旦感染“超级细菌”,会引起机体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形成多脏器损害(MOF)、多脏器的功能障碍(MODS)。炎症能引起变态反应,目前对炎症最新认识是形成炎性综合征(SIRS)。随着SIRS形成,会产生CARS,这是一种保护性的对抗炎性综合征。炎性综合征和保护反应相互作用引起瀑布效应。这种情况下,免疫功能崩溃,患者全身感染,高热不退,最后因呼吸衰竭、肾功衰竭而死亡。此时,西医疗效有限,中医用扬汤止沸、釜底抽薪、消风除湿、活血化瘀等方法治疗有一定疗效。大小青龙汤、人参白虎汤、青蒿鳖甲汤、血府逐瘀汤、桂枝茯苓丸、五味消毒饮等方可以辨证选用。所以,妇科手术后的感染,中医对西医是有帮助的。

2. 手术后肠粘连、肠梗阻

手术以后形成的腹膜粘连、部分性肠梗阻,西医再行手术疗效不佳,胃肠减压效果甚微。中医的大承气汤、小承气汤、桃仁承气汤、乌苓郁云汤(经验方)等,通过辨证论治治愈了很多部分性肠梗阻,使术后腹膜粘连的患者转危为安,有些患者甚至恢复工作。

3. 手术后内分泌和植物神经功能紊乱

妇科手术后内分泌、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病人出汗多、胸闷、肢困、烦躁,中医有很多治疗方法。日本人大冢敬节说:一部《伤寒论》就是调节植物神经系统的专书。《伤寒论》:“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汤主之” “伤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烦者,小建中汤主之。”《金匮要略》“妇人年五十所,病下利数十日不止,暮即发热,少腹里急,腹满,手掌烦热,唇口干燥…… "都描述了内分泌和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症状及治法。妇科手术留下的内分泌紊乱问题,西医西药对此疗效欠佳。中医中药采用调节阴阳、气血、冲任等方法,配合活血化瘀、健脾补肾等,可使患者病情缓解。血府逐瘀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丹栀逍遥散、温经汤、桂枝芍药知母汤、复方川草乌合剂等通过辨证论治、加减进退可产生疗效。

4. 消除妇科恶性肿瘤放化疗副作用

癌症治疗方法首选手术治疗,其次是放化疗。卵巢、宫腔、宫颈等部位的癌症,术后进行放、化疗,效果较好,但毒副作用很大,多数病人坚持到4个疗程时已不堪忍受,主要表现为胃肠道和血液系统的反应,严重者还可出现心包积液、胸腔积液等。西医注射瑞白、巨和粒仅有一时之效。中医通过辨证论治,能消除上述副作用。

5. 改善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

癌症是一种隐袭性,进行性发展疾患,一经发现大多已是中晚期,手术不能完全解决问题,放化疗毒副作用明显。美国人对胃癌进行了循证医学调查,认为胃癌做手术和不做手术的生存时间之区别没有统计学意义。当然,这仅仅是一家之言,不能全信。西医所有治疗癌症的手段都能损伤患者正气,靶向治疗对于血管内皮因子和表皮生长因子都有抑制作用,但它的疗效没有想像的那样好,格列卫、易瑞沙、贝伐单抗、索拉菲尼等临床疗效还待进一步观察。中医认为“积之成者,正气之虚也,正气虚而后积成”。因此,中医用扶正固本的方法治疗肿瘤。我在40年前创造的“兰州方”,治疗各种癌症都能产生一定程度的疗效。我用此方加减,通过辨证论治治愈过白血病、胃癌、肝癌等,但只是少数病例,对大部分病例只能说有一定疗效。此方应用于癌症术前术后及放化疗后,不但能延长癌症患者的生存期(OS),同时能改善癌症患者的生存质量。